0391-3299600
新闻中心
PRODUCTS

产品中心

客户服务热线

0391-3299600

84年老山总攻越军五年苦心经营五个小时攻破

  与何其宗是从对越自卫还击战中成长起来的原昆明军区第11军“龙虎双将”。何其宗将军成名时间早于将军,被人们誉为“丛林之虎”,因此,“龙将”的称号自然是归将军了。

  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爆发时,与何其宗处在同一起跑线团副团长兼参谋长。

  只因机遇不一样,到了1984年两山收复战爆发的时候,何其宗将军已经出任11军副军长,将军出任11军31师师长,级别不一样了。

  不过,者阴山一战,时任31师师长的不负众望,一战成名。战后,又追上了何其宗将军的步伐,最终,2人双双入选1984年中国十大风云人物。

  1979年3月16日,出境执行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的班师回国后不久,越南当局并没有汲取被痛击的教训,反而变本加厉地派兵越界实施武装挑衅。越军迅速占领了广西和云南两地的一些重要边境骑线点,中越两军之间的交火自1979年3月16日以来,一直到1990年才结束。

  1984年据云南省政府统计:对于自卫还击战结束后至1984年初,占据老山和者阴山两地的越军,累计向中国云南麻栗坡县边境地区发射炮弹及各类枪弹40000余发,造成中国军民伤亡230余人。

  麻栗坡一带超过30000亩耕地因越军的挑衅而无法耕种,50余所学校被迫停课,数十万亩橡胶林不能产生经济效益,麻栗坡县有数万边民因越军的袭击而被迫离开家园,栖身与洞穴之中,无法过着常人应有的生活。

  是可忍孰不可忍。面对越军的挑衅,决定亮剑云南,彻底消灭老山和者阴山两地的越军。

  为了更顺利实现作战计划的目标,战略计划是由亲自操刀,战术计划则是由云南前线指挥部制定。

  因此,就有了两山收复战正式打响前,党和国家二号首长率中央代表团亲临广西法卡山阵地慰问前线将士,使越军摸不清中国军队的主攻方向在哪里;云南前线则动用了数百部电台迷惑越南第二军区。然后中国军队全线天炮击的精彩战例。

  按照云南前线指挥部制定的战术计划,炮兵部队完成炮击准备后,昆明军区14军40师负责收复老山战区,昆明军区11军31师则收复者阴山战区;进攻时间保持同步,因为这样可以使越军首尾难相顾,使其无法集中兵力。

  据侦察兵战前查明:盘踞在者阴山一带的越军分为为越南安明县独立第3营、105公安屯(连级)、越南河江省887团5营(少1个连)、河江特工大队21营1个连、安明县军事指挥部直属侦察连、安明县1个青年冲锋队(连级民兵部队)。越军在此地的总兵力约为1000人。

  别看者阴山的越军都是一些地方部队,但这些越军直接归越南第二军区指挥。也就是说,者阴山越军连级指挥所,与越南第二军区直接对接。要是者阴山越军地方部队顶不住,越南第二军区可以直接调动武器装备更先进的越南中央军增援。

  在者阴山地区,越军以1052.4、1142、1250高地为核心防御点。这3处高地周边都挖出了3道深度为3到4米的壕沟,每道壕沟又配置了30余处用钢筋混泥土板材建造的地堡或隐蔽部。

  其中,越军还修了一道高度和宽度都为2米的交通壕,将1142高地和1250高地连接起来,顶部用原木和泥土覆盖,可使用骡马快速运输补给。

  而在者阴山地区外围,则埋设了种类繁多、密度大的反步兵雷区,又利用周边田野、溪流水沟等地形,设置了大量陷阱,并建立起了严密的流动观察哨,从而形成了非常坚固的高地群防御系统。

  在火力配置方面,者阴山一带的越军主要有60毫米口径和82毫米口径的迫击炮、40火箭筒、14.5毫米口径双联高射机枪、苏制冰雹单管火箭炮、苏制SVD狙击步枪。

  由于越军在1979年的交战中吃了从高地顶部逐层向下围剿的大亏,所以越军这次学乖了,在者阴山一带的高地,都构建起了具备正倒火力结合、远近互补、明暗结合的多层次火力网。使用将军于1979年制定的“炮轰分割、步兵从山顶往下打”的攻坚战术去攻打者阴山是行不通了。

  因为炮兵部队从4月2日开始对者阴山实施大规模炮击,但一直到4月20日,前线侦察兵发现,者阴山上仍旧存在数百名越军活动。由此说明,者阴山上越军阵地防御工事非常坚固,越军的战斗力得到了明显提升,已经不再是1979年那个时候可以相提并论了。

  为此,在炮击者阴山23天后,也就是4月25日,昆明军区司令员张铚秀亲临31师驻地,传达对此次作战的指示。

  4月27日,在预定总攻时间的前一天,昆明军区政委谢振华亲临31师驻地,与11军指挥部探讨了敌情变化和作战方案的调整问题。

  11军副军长在向军区政委谢振华做汇报的时候,的确是信心十足,因为在火炮方面,11军拥有160门,者阴山越军只有40门,敌我火炮比为1:4,敌我兵力比为1:6。而且31师的指战员,基本都参加过1979年的对越自卫还击战,熟悉越军的战术与套路。

  然而,4月28日,14军40师正按照的作战计划对老山战区发起总攻的时候,11军31师的穿插部队还没有抵达预定地点,第一线排障部队也没完成排障任务,若是强行对者阴山发起总攻,不仅会产生不必要的伤亡,还会放跑了者阴山越军主力。

  部队穿插失败的问题,31师不是第一次了。1979年2月27日,负责穿插包围越南封土县城的11军31师93团2营就曾遇到过这个问题,结果,错过了攻打封土县城的机会。

  现在,指挥的31师,又遇到这个问题,这是致命的。因为者阴山战区距离老山战区也就50公里左右,越南河江省的越军重炮部队只要把重炮阵地设在老山和者阴山的中间点,就可以集中火力拦截14军40师,到时候老山方向的部队容易受到不必要的损失。

  但是,31师穿插部队没到位的事实没法改变,云南前线指挥部只好同意者阴山战区的总攻时间推迟20分钟。

  云南前线指挥部的首长们都悬着一颗心。因为此时的越军炮兵部队,还具备对等还击的能力,双方炮击26天,每天都要双方炮弹在空中相撞的现象。

  而4月2号实施大规模炮击以来,越南当局早就发现中国军队二次在边境地区大规模集结的迹象,因而命令越北地区越军做好防御准备。

  尤其是在炮击战打响后,越南当局分别向广西和云南边境地区派出大批越南特工小分队收集情报。越南当局也是有所准备的,要是弄不好,不但收复两山的作战计划失败,甚至还会导致不必要的损失。

  战前,师长曾多次亲临前线侦察敌情,勘测道路,对者阴山一带的地形和敌情了如指掌,因此,制定出了很详细的穿插计划。

  由于越军昼夜都设有定期和不定期相结合的游动岗哨,而越南河江省特工大队派驻者阴山的特工连,基本上都是人手一把苏制SVD狙击步枪待命,为了减少31师官兵的伤亡,战前就曾提到者阴山与老山有可能无法同步进攻的问题。

  战前,估计:31师官兵牺牲人数必须控制在200人以下,因而将事前准备好的200口棺材抬上阵地,并要求全歼者阴山上的1000余名越军,使敌我伤亡比控制在5:1以下。

  考虑到战场局势瞬息万变,前线指挥员需要具备随机应变能力,而不是墨守成规,因此,云南前线师师长提出推迟总攻时间的请求。

  这一次,也就是老山战区发起总攻40分钟后,才命令31师各作战单位向者阴山发起总攻。

  28日上午7点半左右,31师93团3营副营长张学奎发现,者阴山越军对31师主攻部队实施炮击的频次和密度都有所降低;而且在长达26天的大规模炮击过后,越军布设的障碍物基本被清除,通往1052.4高地的路上,甚至被炮火炸成了厚达10公分以上的浮土层。

  于是,3营副营长张学奎命令原本负责清除越军障碍物的3营9连立刻停止清障任务,直接向1052.4高地发起攻击,变身为突击队。结果,93团3营9连成为了第一个攻占越军阵地的连队。

  越军的1052.4、8号、9号、14号高地相继被93团和92团拿下后,1142和1250高地的越军难以对31师其他作战单位形成太大威胁。

  最后,31师用了5个多小时,以自身牺牲约100人的代价,击毙越军550余人(以找到越军阵亡者遗体为准),并全面控制了者阴山。

  4月30日,越军出动1个团的兵力试图向者阴山实施反扑,师长在越军乘坐车辆赶赴战区的途中,通知炮兵部队实施拦击,者阴山越南援军损失惨重,但由于炮击地点不在31师控制范围内,没法清点越军伤亡人数,自然无法统计此次炮击战果。

  但是,在的指挥下,31师取得的战绩非常惊人。因为越军苦心经营5年的者阴山防线个多小时就攻破了。而且全师官兵先后经历了攻坚拔点作战,阵地防御作战,但部队伤亡比例都控制得很低,刷新了中越战争攻坚部队敌我伤亡比的记录。

  战后,师长晋升为11军副军长,不久又升为军长,多年后,又升任副司令、司令,总后勤部部长等要职。

  [1]麻栗坡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麻栗坡县志[M]云南民族出版社,2000

  [2]张学亮:保卫国土:进行老山地区防御作战[M]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09



新闻中心

  • 一键拨号
  • message
    短信咨询
  • map
    查看地图
  • ewm
    二维码